木魚哥 > 言情小說 > 下堂妻的第二春 > 第250章 我不要你自責
    話語落下,腰間的手如鐵箍一般更緊了兩分。

    “我不該讓你去激他。”

    沈嫻無聲地笑,卻有種從心底里溢出來的難以抑制的酸澀,道:“我不是做得很好嗎?我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她永遠也無法想象,當她被一巴掌打趴在蘇折面前的桌上時,蘇折眼睜睜看著她卻不能逞一時之快幫她討回來,那時他內心的魔鬼膨脹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痛苦快要把他吞噬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人前的隱忍成了他最好的偽裝和習慣。

    但是今夜的一幕幕,像是一場噩夢。而他被夢魘壓身,不得動彈。

    蘇折低低道:“是我做錯了。”

    沈嫻云淡風輕道:“想要得到什么,總得要付出點什么。今晚的代價算輕的,你放心,我比誰都想得開。”

    “那為什么,你連多看我一眼,都不愿。”

    蘇折試圖抬起手指,去觸碰沈嫻腫起的臉頰和嘴角。沈嫻偏頭躲開,他的手僵在了半空中。
    沈嫻道:“我沒有其他的意思,我只是不想讓你看見,我這么不堪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見,摸不到,你心里就會好受些。我心里也會好受些。”沈嫻故作輕松,

    “以前的沈嫻剛嫁進將軍府那會兒,比這卑微多了。那時你不是一樣也看不見么?”

    這時賀悠醒了,昏昏沉沉地從房里出來,也不知道什么時辰,罵罵咧咧道:“怎么天都黑了,也不知道叫醒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甫一出門,抬頭就看見院里緊擁著的兩個人,一時腦子忘記了反應。

    蘇折低沉的聲音傳來:“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賀悠轉頭就回房,可剛回腳又覺得不對,“咦,我為什么要聽你的說進去就進去?大學士你知道你在什么嗎,還不快放開沈嫻!”

    蘇折從沈嫻肩窩里抬了抬頭,眼底寒芒幽然,讓賀悠見之膽寒,不由又想起那個月夜下他殺人不眨眼的樣子。

    賀悠往房里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聽蘇折堂而皇之地拔高尾音兒,有點蠻橫霸道:“我就要抱她,你有意見?”

    賀悠戚戚然,哪里敢有意見,道:“誰稀罕有意見,我、我只是覺得你這樣影響不好!”

    “我卻覺得甚好。”蘇折瞇了瞇眼,“關門。”

    賀悠氣鼓鼓地道:“關門就關門,誰怕誰!”說罷,砰地把房門關上。

    賀悠出來攪和一番后,沈嫻啼笑皆非,那種消極低沉的感覺莫名其妙地就消去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她道:“你放開我吧,我要去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蘇折聲音又退卻了清冷,與沈嫻說道:“還疼么?”

    沈嫻悶悶道:“剛開始有點疼,現在已經好多了。能用這一巴掌換趙天啟一條命,值。”

    “阿嫻,往后不讓你和我一起做壞事了。”

    沈嫻道:“不,這樣也挺刺激的。”

    賀悠在房里嚷嚷:“你們抱完沒有,我要出來尿尿了!”

    蘇折松開沈嫻,低語道了一句:“明日等那一顆顆人頭掛在城墻上,會更刺激。你不是要洗么,進去吧,我去給你打水。”

    沈嫻從他懷里撤出來,轉身往房里去,道:“今晚這件事,你就忘了吧。不然會讓我感覺沒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忘了。”
江西快3开奖最快